【一期一會一封信】

9月|母親與我的最後一杯茶

「媽,如果有一天你去天上了,你希望看到的我,是做你希望我做的事情,但不快樂,還是希望看到的我,是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情,而且是快樂的。」

 

「當然希望看到快樂的你。」

沒想到,這一天這麼快就來了...

2021年8月16日,是我人生第一天沒有媽媽的日子,我想分享幾個與母親喝茶的故事:

在我還在讀大學念法律系的時候,因為法律系上課不點名只有期末考,所以常常翹課。偶然的一次翹課,感受了令我讚嘆不已的梨山茶,從此更努力翹課跑茶行、買茶葉、買茶壺、練習泡茶。在家泡茶,一個人也喝不完,就會找媽媽一起喝茶。茶是一個很奇妙的東西,總能開啟很多對話,媽媽也總是趁這個機會,關心我為什麼沒去上課啊、司法官考試準備地怎麼樣了、最近都在做些什麼。

我一直都是一個會把自己心裡想法說出來的孩子,總是很坦白地跟媽媽說雖然我滿喜歡法律這門學問,但我不想成為律師或法官。媽媽一開始總是好言相勸,認為律師、法官是很好的職業,對將來的生活、收入會有一定的保障,甚至半哄半騙說我們林家就你一個書念得特別好,一定要考上讓家裡的長輩們覺得驕傲啊!以後不當律師沒有關係,先去把執照考上了再說。

我總是回答,我的同學們每天都夙夜匪懈拼命讀書,都不一定能考上,我這種讀書態度怎麼可能考得上啦~媽媽就氣呼呼地說我不管,你就是給我考上就對了,然後把茶喝了,就走掉了。

 

大部分的喝茶,都結束在爭吵。重複八百次之後,有一天喝茶,我心裡想,今天絕對不要再吵架了,趁媽媽還沒開口,我就先說「媽,合理來說,再過五十年,你已經一百歲了,如果有一天你去天上去了,你希望看到的我,是做你希望我做的事情,但不快樂,還是希望看到的我,是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情,而且是快樂的。」我媽毫不猶豫的回答「當然希望看到快樂的你呀!」就這樣,從此媽媽再也沒有提過考試的事,一次都沒有。

那杯茶,讓我明白也讓我媽明白,她內心最深處的心願,就是希望我快樂。

畢業許多年後,在媽媽的首肯與支持下,京盛宇成立了,成立初期,業績慘澹,晚上結帳打開收銀機算業績不用三分鐘就算完了,因為少得可憐,可笑與可悲的是泡一杯茶都不只三分鐘,心在痛錢在燒,仍然毫無頭緒不知道怎麼讓生意好轉,在這個極度煎熬、生不如死的過程中,我開始懷疑自己,懷疑自己原來頗為自豪的紫砂壺手沖茶,是不是孤芳自賞,只有自己覺得好喝,所以才沒有人買。也變得沒有自信,曾經的自信來自於學校的成績,但現在看見每天的業績,信心早已蕩然無存。

因為沒有自信,在家和媽媽喝茶的時候,都會問媽你覺得今天的茶泡得怎麼樣?這是我以前從來不會問的問題,因為從前我對自己泡的茶充滿了信心,但現在我非常需要得到來自別人的意見或是肯定。沒想到,我媽不是回答我泡的好不好喝,或是濃淡的問題,而是對我說「其實只要是你泡茶給我喝,我都會覺得茶很甜。」(其實我很害怕媽媽會說當初叫你去考律師你不聽,賣什麼茶,但她從來沒有說過。)

這個出乎意料的答案,讓我對於眼前經營的困境,有了新的啟發:

「心意」才是重點。

於是,我開始用一生只有一次緣分的「一期一會」的心情泡茶;我開始在日常服務中,融入我所珍視的茶的本質「寧靜、親切、相聚」;我試著忘卻業績的壓力,竭力「讓台灣茶的美好,更貼近每一個人的生活」這個理念化為真實有感的體驗。

媽媽在最後離開前的日子裡,很多東西都已經吃不下,但我每次餵她喝茶的時候,她都會很努力很願意張口喝茶,我可以感受到,那並不是生理上的想喝茶,而是她知道這杯茶,是我和她之間這二十年來最重要的相處時光。因為這杯茶,我們有了很多起初刻意,但實際上超有意義的相處,這些喝茶時的天南地北,不只打屁,更能談心,每一杯茶,都讓我更理解母親所思所想所念,不僅可以幫她分擔煩惱、解決憂愁,也更理解她心境上的轉變。

在最後倒數的日子裡,雖然我每天都很害怕那一天的來臨,害怕再也沒有機會泡茶給她喝,但我很慶幸我所深愛的茶,在很多年以前就教會我「人世間有一些相聚,在某一天都一定會成為天上的人、地下的人最珍貴的回憶」,所以,當那一天來臨時,雖然悲痛不捨,但是了無遺憾。

今後,有媽媽在天上看著,我會更努力,用快樂的心分享台灣茶的美好,同時,我也想和大家分享「三個務必」:

第一、愛要及時,務必要及時,因為有些事情,沒了就永遠沒了。

第二、務必和家人在生前理性討論身後事,這是可以好好告別的開始。

第三、親人辭世,一定會同時帶走某部分的自己,務必讓自己變得更好,用更正向的思考、能量去填空,一定才是天上的人所樂見的。

 

祝福你的生命,可以透過一杯茶,充滿美好回憶,了無遺憾。

 

京盛宇創辦人 林昱丞
2021.09.0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