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一期一會一封信】

7月|當WFH進化為PWFH

從台灣因為疫情升溫三級警戒以來,許多人開始WFH,我相信即便宣布解除三級,還是會有許多公司繼續實施分流,還是會有很多人繼續WFH。

 

看見很多朋友在社群分享WFH的心酸:網路速度太慢、視訊會議效率不好,工作已經讓人手忙腳亂了,中午還得花心思下廚料理食物,如果家裡是有小孩的,還得幫忙孩子操作學校的線上課程、協助繳交各種線上作業,學校甚至還有直播體育課,原本充當辦公室的客廳,一下子就變成孩子玩樂的遊戲場,請問到底要怎麼好好工作?

 

其實這也是我目前的日常寫照。

 

在上個月的信件談到了「痛並快樂著的WFH」,整整一個月以來,我的心情常常在「珍惜此刻難得的時光」與「工作效率極為低落」兩種不同狀態搖擺,但心情過度的波動,對於日常生活的繼續前行,以及推廣台灣茶的夢想,似乎顯得有些動能不足。

 

我的內心,有一個巨大而強烈的聲音: 「這樣的情況,絕對不能再繼續下去了!一定要找到一個方法, 能把WFH進化!進化為PWFH!」

PWFH是什麼?就是 Peaceful Work From Home.

練習茶道、熟悉茶道,會讓人的內心,從刻意平靜,進化為內心自然而然平靜,當自我察覺那一份自然而然的平靜,就是茶道帶給我們最美好的禪意。

 

除了對我來說再熟悉不過的茶道,能幫助內心產生平靜,身為7年級生的我,回頭想想從小到大,還有哪一件事情,會讓人的內心從刻意平靜,進化為內心自然而然平靜。

我想到了幾十年前,還是小學生的我,最最害怕的一堂課「書法」。

 

害怕的原因是:無論是在磨墨或是書寫的時候,總是會把手弄得髒兮兮;

小時候不懂得什麼是陶冶性情,只覺得隔壁的女同學總是寫的比我漂亮,「髒兮兮+寫不好」,成為我不熱愛這門課的兩個理由。

 

「世界愈快,心要愈慢」,這是隨著年紀漸長,愈能體會的道理,於是我把塵封已久的文房四寶從雜物堆中挖出來,開啟一趟PWFH的旅程。

 

從前的我與現在的我,一樣都是「髒兮兮+寫不好」,不一樣的卻是感受。

 

字雖醜,運筆的自在與從容讓浮躁的身心舒緩;寫不好,看著宣紙染墨,依舊能感受當下時光的恬靜。

 

(我將近20年寫文章沒有用過恬靜這個詞,正好說明書法所帶來「靜」,依稀和茶道是不同的。)

於是,PWFH 平心靜氣的生活提案,就這樣誕生了!

 

京盛宇在2021年7月份,邀請台灣百年品牌林三益參與PWFH,由第四代傳人林昌隆特別為提案規劃別出心裁、設計與時尚感十足的「小墨器」,一筒在手,走到哪都能揮毫。

 

同時,擔心字寫不好看的人也請別擔心,與故宮博物院聯名推出的「浪漫集字」禮筆組,有大書法家王羲之字體的臨摹字卡,同時也是一張明信片,臨摹後,可將祝福送到遠方!

 

或許我們的境界,永遠無法像王羲之一樣「入木三分」,但我深深地相信,有一些很簡單很簡單的事情,例如:丟茶包進馬克杯加熱水,或是用毛筆沾墨汁,在字卡上寫幾個字, 這些再簡單不過的事情,肯定能為生活帶來更多Peaceful !

 

無論你是否WFH,願你內心常保Peaceful ! 而必須得WFH的你我,讓我們一起進化為PWFH !